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不约而同

书接上回。

“……”使者听到陈家主的话语之后,沉默了一会儿便点了点头同意了。

他通过陈家主的话语也听得出来。陈家主是真心实意的想和他们交换。

既然如此,那他也没必要为了一点儿小事儿,让交易破裂。

再将此事定下之后,使者脸上也重新流露出笑容,对着陈家主拱手一礼,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在下就先行告退了,一个时辰之后在下再来此和陈家主交换如何?”

“也好”陈家主听到侍者定下的时间之后,点了点头,从善如流的说道:“一个时辰的功夫确实足以让老夫调动兵马了。

既然如此,那我等便约定在一个时辰之后再见。”

“告辞!”侍者也是个急性子,他在听到陈家主的话语之后,立刻便抱拳一礼,随后便带着自己的人马匆匆而去。

等使者走了之后,袁家主突然笑呵呵的对着陈家主问道:“陈兄,你此番可谓是赌上了陈家的家底儿。

只是为了区区一个世家首领之位,当真值得吗?”

都是千年的狐狸,谁也别聊什么鬼狐聊斋。

所以袁家主也没打算在陈家主面前耍什么手段,直接坦白的问了起来。

“……”陈家主听到袁家主的话语之后沉默了。

说实话,他现在也有些后悔!

刚才因为受到了袁家主和周家主的刺激,他太过冲动了,一时之间忘了给自己留后路。

但是,陈家主却是个固执之人,不想在袁家主面前丢了颜面,所以他一梗脖子,反驳道:“袁兄说的太过了吧,区区一万兵马而已,哪能称得上是全部家当?!

我陈家乃是传承了近千年的世家,一万兵马虽然甚多,但是却也不至于让我全家伤筋动骨!”

“……”听到陈家主的话语之后,世家的其他四人皆都翻了个白眼儿。

同为世家,谁不了解谁呀?!

如果陈家主能拿出更多的兵马,那他们陈家又岂会会和周家、袁家并列?早就一马当先,成为世家之首了!

虽然他们都听出了陈家主是死要面子活受罪,但是他们却也没有揭穿,

反正陈家主都已经打算大出血了,他们在身后静静的看着就好,何必揭穿?

万一要是他们揭穿了,令陈家主恼羞成怒,然后和他们拼个你死我活就不好了。

所以,在陈家主话语落定之后,其他的几人立刻不约而同的将这个话题略过。

随后,就听周家主笑呵呵的对着陈家主问道:“陈兄,难道你真看不出来那是个假货吗?”

在问这话的时候,周家主眼中满是戏谑。

其实到了现在,他们也都明白了对方的想法。

而陈家主为什么要非要赎回这个冒牌货的动机,其他的人也早已经猜到了。

但是这是个阳谋,就算是周家和袁家知道了也无可奈何。

不过周家和袁家也不会坐以待毙,最终谁能获得胜利,那还要看各自的手段。

而周家主之所以多此一问,就是为了试探一下袁家陈家主的打算。

但是他却小瞧了陈家主,陈家主在听到周家主的话语后,脸色变得非常平静,目无表情的看了周家主一眼,说道:“周兄此言差矣,吾儿虽然面目全非,但是老夫却不会认错,那人就是吾儿!”

“……”周家主被陈家主这句话堵得无话可说,

其实包括使者和他们这些人在内,谁都知道那人是冒牌货,但是谁也没办法证明他是假的!

那冒牌货是真是假皆都由陈家主一言而定。

只要陈家主说那冒牌货是真的,假的也会变成真的!

“罢了……”自讨没趣的周家主,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之后,说道:“虽然陈兄说那是真的,那便当成是真的吧!”

说完之后,他便转过身和袁家主等人朝着后方行去。

在这里站了这么久,他们这些老朽的身体有些吃不消了,所以他们想回去休息一会儿,养精蓄锐,一个时辰之后再来一次看大戏。

没错,就是看戏!

今日他们来此就是为了看陈家主唱戏!

虽然陈家主的戏码对周家和袁家都有害,但是他们现在却也没办法对付陈家主。

所以,他们也只能站在局外看戏,然后再想办法应对。

“哼!”看着缓缓而去的四人,陈家主冷哼了一声,脸色变幻不定,不知在计较着什么,

而就在世家勾心斗角的时候,使者也快马加鞭来到了冀州境内的张燕处。

“启禀主公,在属下绞尽脑汁的劝说下,陈家主已经答应了!”在进入张燕帐篷之后,使者立刻便表起了的功劳。

“哦?”张燕听到使者的话语之后,眼中一亮,兴奋的站起身,问道:“他同意用五千士卒来换取陈公子了?”

“不是五千……”使者说到这里的时候,见张燕的脸色有些发黑,便赶紧说道:“而是一万!

陈家主同意用一万士卒来换取陈公子!”

“一万?!哈哈哈……”张燕听到使者的话语之后,脸色立刻便由阴转晴,哈哈大笑道:“好好好!做的非常好,等此事完结之后,某家必定重重地赏赐于你!”

“这……”看着哈哈大笑的张燕使者张了张嘴,欲言又止。

张燕现在正高兴,所以他在见到使者欲言又止之后,并没有太在意,摆了摆手,大气的说道:“有什么话尽管说便是!

你立下如此功劳,即便是有一些稍微过分的要求,某家也答应了!”

张燕现在正在想怎么赏赐使者呢,而使者欲言又止就证明他有所求。

既然如此,如果使者的所求不是太过分的话,张燕也不介意答应他。

“不是赏赐,而是…而是……”说到这里,他看了看满脸兴奋的张燕,一咬牙,便将陈公子之事说了出来,“启禀主公,那陈公子已然死了!”

“哈哈……哈?!咳咳!!!”正在哈哈大笑的张燕听到使者这突然话语之后,一个不慎便被自己的口水给呛着了。

但是他却没有理会这些,脸色

狰狞的来到了使者的面前,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,低声沉吼道:“你的意思是某家的一万大军没了?!”

“咳咳咳……”被勒的喘不过气儿来的使者使劲的咳嗽了两声之后,勉强的说道:“有!那一万大全还有!”

“砰!”张燕闻言,怒色稍缓,一把将使者推倒在地之后,面色阴沉的问道:“你把此行的前因后果一一的说明白!”

“诺!”侍者听到张燕的话语之后,便将此行所发生的事情一一的交代了。

等张燕听完之后,脸上彻底没了怒色,摸着自己的下巴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过了一会儿,他突然抬起头对着使者说道:“虽说因你之过而折了陈公子,但是在此之后你将功赎罪,不仅想出了妙法以假乱真,更是为某家多要了五千士卒,可以算得上是劳苦功高,

既然如此,那某家便免你之罪!

只要你在此之后将那一万大军平安的带回来,陈公子之事某家就不再追究了!”

“多谢主公,多谢主公……”使者在听到张燕的话与之后,激动的浑身发颤,连连道谢。

“嗯”听到使者的道谢之语后,张燕勉强的点了点头,挥了挥手让他退下了。

其实张燕也不想这么放过使者,但是使者能在犯下了这么大的错误的情况下,依然回来向他坦言此事,就证明使者对他非常忠心。

如果换作是一个不忠之辈,那他完全可以将此事隐瞒下来。

等用冒牌货和陈家主换了那一万大军之后,不仅不用受到惩罚,反而会受到重赏。

但是如此一来,张燕可就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了。

换句话说,使者的这种行为本身就代表着忠诚!

再加上使者很早以前就跟随了张燕,所以张燕才会雷声大雨点儿小,轻轻的放过了此事。

不说张燕,且说使者,他在退下之后,立刻便带着三千大军朝边境赶去。

此时的使者满脸的坚定,他一边赶路一边频频地回望,嘴中喃喃自语道:“既然主公如此信任某家,那某家便是拼上性命,也必定将那一万士卒完好无损的带回去,以报主公之恩!”

说完之后,他又一次的催促着大军加快了行军速度。

一个时辰之后……

“哈哈哈……陈家主果乃信人也!既如此,那陈公子便交给陈家主了!”

两方都是想达成这个交易所以交换的过程,出乎意料的顺利,刚到边境两方面迫不及待的交易了起来。

不一会儿的功夫,使者得到了一万绑起来的士卒,而陈家主则得到了那个冒牌货。

随后,他们二人虚情假意的相互恭维了一番之后,便相互警惕的朝着自己大本营的方向退去。

但推开了约有两里地之后,使者暗暗的松了一口气,随后他一挥手,大声的命令道:“快!目标兖州,全速进发!”

而在此同时,离他们两里地之外的陈家主也大声的命令道:“全军听令,全速撤退!”

双方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利益,生怕出什么意外,所以便不约而同地做出了同样的选择……